542 苏得人身子发软,彻夜未归(3更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聪明人?#24187;?#35760;住 七三小说网 www.xmgj.tw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73xs.cc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-三*小说__网 w ww .73x~s.cc     汤景瓷压根没想到乔西延会此时过来,而且说?#33487;?#26679;?#29615;?#3580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爸把我的床彻底占了,我今晚没地方睡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脸烧红,冷感的五官染上一层艳色,招摇得让人喉咙发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眯着眼,打量着她,门口玄关处的灯光黯淡,走廊灯光却明亮刺眼,不同光影在她脸上交叠,层层拓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喉结滑动着,不停搓着手指,莫名烦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此刻才算明白,为何父亲?#38405;?#20146;执念深重,即便相隔万里,即便那时候交通?#21069;?#19981;发达,也愿意万水千山的往山里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19981;叮?#23601;想亲近,汤景瓷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此刻父亲就在隔壁,在长辈眼皮底下偷?#24471;?#25720;,她实在忐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想和我待在一起?”乔西延追问,哽着嗓子,声音沙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#27748;景瓷手指抠着门,脑子乱糟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让我进去吧,站在外面不太方便说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乔西延就顺理?#28903;?#30340;登堂入?#2567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景瓷房间地面部都是打包好的特产,?#26469;?#25490;开,也是?#24443;郟?#23545;了,你的墨镜一直忘记给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从一侧取出乔西延的墨镜递给他,可是他环顾四周,却没有伸手却接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兄?你在看什么?”汤景瓷看了眼房间,并没什?#24202;?#22949;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一下哪里?#21344;?#27604;较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1344;?#22823;?”汤景瓷还没回过神,手腕被人拉住,受?#35828;母?#33162;被他固定住,整个人就被推到了床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床柔软,颠得身子晃了下,再回过神,某人已经欺身压了上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洗了澡,身上有股淡淡的薄荷味,遮掩了烟味,浑身有点凉,可是胸口很烫,紧紧压着她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臊得她脸莫名一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显然也注意到两人胸口紧贴,紧压着自己的柔软触感,他呼吸一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喉咙又开始发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汤景?#19978;?#24847;识扭了下身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别乱动,不然?#19968;?#20260;着你的。”乔西延固定着的左臂,将其固定在她的头顶处,避开伤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伤着你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话怎?#21050;?#37117;觉得不对劲,一股艳红从她耳后铺陈满眼,瞬间爬满了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脸红什么?”乔西延稍微撑着点身子,怕压着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汤景瓷怎么可能告诉他,自己想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样压着胳膊疼不疼?”他低声询问,热气落在她唇边,若即若离的触碰,?#22235;?#24471;要人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什?#24202;?#24819;和我待在一起?”乔西延固执,有话直说,很直?#2136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#27748;景瓷稍微捏了下身子,“我爸在隔壁,?#29615;?#20415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睡了,不到明早起不来的?”乔西延低头咬了下她的嘴角,“还是不想和我待在一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——”汤景瓷伸手搂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将她压在床上,单手固定着她的手臂,低头亲她,唇舌?#21862;?#27700;声啧啧,听的人面红耳赤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的情形和在外面还不一样,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就连空气闻起来都是香甜的,只是乔西延这人过于强势,这让汤景瓷忍不住泻了几声低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猫叫般,直直往他心底钻,听得他浑身难受,活像能要了人命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轻点儿,喘不过气了。”汤景瓷抿嘴推了推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体力……”乔西延低头笑着,声音在她耳边,带着轻微的喘息声,听得人心尖?#36744;?#20146;一下就喘不过气儿,以后怎?#31383;臁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怎?#31383;臁!?#27748;景瓷故作不知,故意伸手掐了他一下,“你以前说话可不是这样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得人身子发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是慢热的那种人,不熟的,自然不会外露情绪,小时候能带着一大群人去找人干架的人,其实各种骚话都是会的,只是平时藏着掖着,从不外露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年纪摆在那儿,肯定不能和十几岁时候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?#19981;?#29616;在的,还是以前的……”他声音越发低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伸手拨开她额前散落的些许碎发,露出漂亮的前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与她难得这般温柔从容的说这话,昏暗的灯光下,他冷硬的五官也变得柔和?#24863;懟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凤眸薄唇,很勾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更戳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景瓷素来都是遵从内心的人,仰头就亲了上去,可是此刻两人的距离,她刚好可以碰到他的?#26412;保?#36719;软的唇舔咬着他的脖子,无意从他滑动的喉结处擦过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眸子越发深邃,渐渐地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气息渐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是实在没忍住,低头,狠狠咬着她的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下没忍住,汤景瓷低音出声,哼哼唧唧的,混杂着男人的低喘,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像是着了火,浑身热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乔西延口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,他深吸一口气,知道再这?#32874;?#21435;,肯定要出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拿出手机,汤景瓷无意瞥了眼来电显示,老来俏的糟老头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爸——”乔西延已经接起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给你师伯打电话没接,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喝多了,已经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你把他们父女俩送上飞机,也早些回?#25671;!?#20052;望?#26412;?#26159;随意叮嘱了两句,方才挂?#35828;?#3580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景瓷见他在接电话,准备抽身离开,可是稍一扭动身体,就感觉到自?#21644;?#20391;有什么东西碰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瞳孔震颤,又不是傻子,自然清楚那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直接把她按住,低声,“别怕,我不动你。”他声音越发低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乔望北追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9240;?#21069;听你师伯说,你这次做得不错,把小瓷照顾得挺好,你是做师兄的,就应该有点样子,晚晚是你妹妹,她也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望津没那?#30452;?#21518;告黑状的习惯,虽然对乔西延三番两次弄丢自己女儿的事情耿耿于怀,但是这?#38382;?#38388;确实麻烦他了,在他父亲面前,还是夸赞较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不是我妹妹!”乔西延纠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望北以为自己儿子是脾气怪,与汤景瓷处不来,他?#24202;?#20063;?#29615;?#22312;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反正你把你师伯和小瓷照顾好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景瓷吸了吸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照顾得是挺好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不,都压在床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挂?#35828;?#35805;,汤景瓷?#20154;?#20004;声,“你那里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本就忍得难受,她还非说那两个字刺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趴在她身上,?#20599;?#21999;了声,“别动,让?#19968;?#32531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景瓷手臂还没好,她明天还得坐飞机回家,再者,两人关系刚确定,并没发展到那一步,所以点到即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19968;?#23478;两天,要看一下我妈,她很担心我,这边合同订了,我应该一周左?#19968;?#20140;城。”汤景瓷有点舍不得,缩在他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去接你,这次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肯定不会把你弄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景瓷闷笑出声,“你要是再把我弄丢,咱们就分手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西延搂紧她,不再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*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翌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望津醒来的时候,乔西延已经穿戴整齐,并且把自己行李打包好,送他们去机场,他也会开车回吴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麻烦你到京城陪小瓷这么久,改天你去M国玩,来我们家住几天,我亲自接待你。”汤望津客套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乔西延嗯了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你起得挺早的啊。”汤望津看了眼时间,才早上六点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睡不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鬼知道他昨天压根没回?#27492;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家父女?#24418;?#21313;一点多的飞机,宋风晚、段林白自然也去送行,作别他们,乔西延也驱车直接回吴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嫂子,晚上有空出来?叫上傅三、寒川他们,我请你们吃饭,”段林白接了个大单子,难得有几天清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啊!”宋风晚点头应着,她低头翻看着手机备忘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周六,要陪余漫兮拍婚纱照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京城春秋极短,暖空气下来后,天气瞬间热起来,宋风晚走出机场的时候,?#24418;?#26262;阳,倾城而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整个京?#20146;?#35753;人期待的盛事,就是5月傅斯年的婚礼,但是很快,贺?#19968;?#23376;的消息传开,余漫兮再度被推到了风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婚礼临近,整个京城都热闹起来,伴随而来的,还有不可预知的暗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更结束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求个月票啊,爱你们,么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继续通知一下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潇湘、腾?#37117;?#32676;方式都在评论区置顶处,欢迎大家来勾搭我呀(* ̄3)(ε ̄*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*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六爷有?#38382;?#38388;没出现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?#32874;胄戳?#29239;的小剧场,发现信息点实在太多,所以今天木有小剧场哈,嘻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六爷:你就说你懒就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?#20309;一?#35753;你成为这本书唯一的光棍信不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六爷:丢你去喂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: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!三)~(小@#说网 www.7 3xs.cc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小漏洞 广东11选5走势图 送彩金彩票软件 腾讯彩票老鬼 吉林快三今天豹子关注 二分彩开奖记录 年香港赛马会第期 新疆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七乐彩最近开奖结果 双色程远公式杀号17081 德甲总积分榜 杭州体育彩票中心 辽宁35选7开奖号码是多少 广告二肖中特期期免费大公开 中国福利彩票093 四川快乐12技巧